D.H.Apple

手繪電繪日文渣渣勉強中
ニコニコ重度沈迷
まふまふ神命 AtR大好
本命伊東天月そらるLuz成瀨un:c
其他跟まふ相關都略有接觸
APH本命英副命普三命日
ES雷歐奈次獅心真TSP
全員向幾乎沒雷點
不黑就好 做個理智粉

我我我、我畫完了!!!
好不容易出太陽了自然光好漂亮,結果拍不出來,硬是開了好幾層濾鏡,我哭
果然是除了臉以外都崩的差不多了(嘆氣)我的水彩怎麼可以這麼廢???
尤其是那個花,我覺得姑且不論牽牛花的話他們是很漂亮的!!!假如他們不是牽牛花的話,嗯(意味不明

@小天琴音 臭87生日快樂
因為你在日本所以這邊踩一下日本時間
臉書放台灣時間的

天啊那個花紋真的是我這輩子最認真畫條紋的一次(刻到很想死)

為什麼這件衣服這麼難畫???

【泉レオ泉】花火大會

*角色屬於晶爺,可愛屬於他們,OOC屬於我
*為了「吹頭髮」這個腦洞而寫,嚴格來說是沒有煙火的煙火大會(到底???
*小學生般文筆的傻白甜短文
*獻給@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主頁君的投稿,雖然我大概花了5個60分才打完(慢死了#
*泉レオ泉無差,時間線大概是剛畢業出道一、兩年,同居設定,有提到真的很一點點的小真
*可接受往下↓
 
 
 
「セナ,我們去看煙火吧!」
 
*
 
「我怎麼會蠢到雨天還陪你出去看煙火大會啊?」而且還忘記帶傘只能跑回家,瀨名泉一邊將鑰匙插入門孔一邊喘著氣埋怨。
 
「哇哈哈哈!不覺得被雨淋濕很能激發inspiration嗎!我決定寫一首『濕淋淋的セナ之歌』⋯⋯☆」
 
「夠了,不覺得,你給我去洗澡。還有你的取名品味還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瀨名泉把毛巾扔到月永レオ的臉上,將他推進浴室,然後開始收拾起地板上的雨水痕跡和月永レオ亂踢的木屐,拿起綠色外星人和灰貓面具的時候開始認真思考為什麼他的國王大人智商這麼掉線,還有自己為什麼會陪他一起智商掉線。
 
*
 
下午的時候國王大人突然沒頭沒腦的蹦出一句「セナ,我們去看煙火吧!」順便端上兩疊貌似是從衣櫃底層翻出來的浴衣的時候,瀨名泉就覺得這是一場預謀犯案,主謀還在說著「好不容易的兩人同時放假,就一直待在家裡真是太浪費了!」之類的話,明明知道就算不用解釋那麼多,他忠誠的銀髮騎士絕對不可能拒絕來自那雙閃耀著光芒的綠色眼睛的任何請託。
 
瀨名泉從來無法拒絕他的國王大人。
 
「⋯⋯所以你確定今天晚上有煙火大會嗎?沒有的話也別想去了。」銀髮騎士嘆了口氣,一如既往的妥協了。
 
「喔喔我就知道セナ一定會同意的!最愛你了!」月永レオ丟下手上捧著的浴衣,給了瀨名泉一個擁抱,「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廣告,我們家附近的那個小神社今天要辦祭典跟煙火大會,煙火好漂亮啊,跟セナ的眼睛一樣。」月永レオ沉思道,「⋯⋯不對,一定是セナ的眼睛比較好看,嗯。」
 
瀨名泉掙開月永レオ,彎腰去撿地上的浴衣,「那個不是重點吧。為什麼我們住在這邊好幾年了我都沒有聽說過那個神社會舉辦祭典?」
 
「嗯⋯⋯好像是神社的新繼承人想弄的⋯⋯?忘記了,不重要!セナ幫我穿浴衣!」月永レオ說完便脫起上衣。
 
「等等等!你是笨蛋嗎?這裡是客廳,要換衣服回房間去!」
 
*
 
想當然爾,怕熱的模特兒平時不會去跑去煙火大會那種人擠人又容易被粉絲認出來的地方,也不怎麼會有自己穿浴衣的機會,只憑著拍攝一套以蛇妖為主題的相片時的薄弱印象,手忙腳亂的幫兩個人穿好浴衣。打點好兩人後發現距離施放煙火的時間以步行來說所剩不多,便匆匆忙忙的拉著月永レオ出門了。
 
「セナ你看,我們的浴衣是情侶裝欸!」月永レオ把木屐踩的喀喀作響,意外的成為了某種旋律。
 
啊⋯⋯這個節拍的話,是ironic blue。國王大人寫給他的,專屬於銀髮騎士一個人的曲子。
 
瀨名泉穿的是藏青底的浴衣,上頭有淡藍色的水滴;而月永雷歐穿的則是純白色的,繪有幾隻紅色的金魚和幾條裝飾性的金線,「哪裡像情侶裝了?」
 
「因為啊,金魚需要水才能活下去嘛,有句話說⋯⋯呃、什麼魚什麼水的?」「是『如魚得水』,笨蛋國王。」「喔對就是那個!真不愧是我的セナ!所以說我的金魚會想要游過去找セナ身上的水,當然是情侶裝啊!」月永レオ大笑。
 
「⋯⋯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啊?」瀨名泉微微蹙眉,「我們到了喔。」
 
只是一個小型的地方型神社所辦的煙火大會,規模也並不大,僅僅只有約兩條街長的各式小攤販,攤販的正前方有一個小小的廣場,中間有一座篝火和幾個煙火筒,穿著浴衣的人三三兩兩的走著,臉上映著燈籠發出的紅色光芒。
 
這樣的場景讓瀨名泉想到以前的Star Mine,那個國王還沒回來前的祭典,他和他的遊君關係貌似變得更好一些的那個煙火演唱會。
 
不知道為什麼,當時總是會有一種「當時國王大人就在台下看他們表演」的感覺。毫無根據,僅憑直覺,在台上時彷彿有那麼一瞬間,在觀眾席看到了那如同夕陽般的橘髮,和那撮隨意扎起的馬尾。
 
怎麼可能啊,高傲的騎士自嘲。那個傢伙這個時候還不知道在哪邊鬼混好嗎?聽說三毛縞那傢伙把他帶去旅行,但沒準膽小的獅子又窩回他的小巢,過著足不出戶,連三餐都要人提醒的生活了。不論是哪一種,反正就是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Knights和Trickstar的聯合演唱會現場。
 
——但是不管如何說服自己,都還是無法將一直在觀眾席裡尋找那抹橘紅的視線移開。
 
「セナ?」月永レオ在瀨名泉面前揮了揮手,把他從那場演唱會拉回現實,「セナ剛剛好認真的在想什麼啊?等等!不要這麼快說出來,讓我妄想⋯⋯!」月永レオ突然啊了一聲,「我知道了!セナ一定是在想關於我的事吧!哈哈我真聰明!」
 
「怎麼可能啊?」瀨名泉從一旁的面具攤販拿下一個綠色外星人的面具扣在月永レオ臉上,企圖轉移他的注意力,以免稍稍透紅的耳尖被發現,「戴上,不要被粉絲們認出來不然我們也不用逛了。」
 
「喔喔是宇宙人!那我也要幫セナ選面具。」月永レオ東挑西挑,看上了一個灰貓造型的面具。
 
「セナ你看,是小約翰呢!」
「啊,小約翰。」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對看一眼,笑了出來。
 
就在瀨名泉付完錢正要戴上面具的時候,幾滴冰冷的觸感襲上了他的臉頰,他抹了抹臉,發現是雨滴,而且還有漸漸變大的趨勢,後知後覺的想起因為出門的太突然所以忘了帶傘,而身旁的人正在開心的用手接著雨水玩。
 
「怎麼會突然下雨啊,超~煩人的!」一邊自責自己的粗心大意,銀髮騎士一邊對玩的不亦樂乎的國王說,「走了,國王大人,我們回家。」
 
「可是煙火⋯⋯」
 
「下這麼大的雨了不可能點燃煙火筒的吧?」瀨名泉牽上月永レオ的手,「走了喔,れおくん。」
 
兩人一起在雨中和明月下奔逃。
 
*
 
瀨名泉走出浴室的時候,月永レオ正用一種極不雅觀的姿勢躺在沙發上,及肩的橘髮還在滴著水珠,嘴上叼著一根藍色蘇打冰棒,電視上正在播著不知道哪裡的煙火大會現場轉播,規模比自家附近的那個大了不知道幾倍。
 
「怎麼還沒吹頭髮?沒吹頭髮還吃冰是想感冒嗎?」
 
「因為我想要讓セナ幫我吹啊!這是來自國王的命令!」瀨名泉無言,卻還是默默的拿出吹風機。
 
打開電源,徐徐的熱風吹亂橘髮,倒也有幾分像獅子的鬃毛,張狂的橘紅和本人一樣,毫不造作、毫不掩飾,配上同樣張狂的笑容和貓科動物般的虎牙,總是直接將喜好顯現於臉上。瀨名泉撫上那頭亂髮,梳開打結的地方,髮絲滑過指尖,平時沒在保養,只是隨意使用傷髮質的橡皮筋扎起來,稍顯乾澀,等會兒一定要強迫這傢伙用護髮油好好保養一下,雖然會被嫌麻煩,瀨名泉邊吹邊想。
 
「たーまやー!」煙火施放到最精采盛大處,月永レオ突然高舉雙手大喊,「かーぎやー!【※註】」橘色的腦袋瓜晃了一下,害瀨名泉差點把吹風機磕到他頭上。
 
「很危險的啊,要是不小心燙到了怎麼辦?」瀨名泉輕輕的敲了一下月永レオ的頭,「快吹乾了再忍耐一下。」
 
「啊,中獎了。」月永レオ將寫著「再來一隻」字樣的冰棒棍給瀨名泉看,「因為中獎了,所以換我幫セナ吹頭髮!」
 
「這什麼奇怪的邏輯?」瀨名泉從來無法搞懂他的國王大人的腦迴路。
 
「我不管,反正就是這樣。」月永レオ把瀨名泉按坐在沙發上,拿著吃完的冰棒棍指著他,一腳踩在小茶几上,自上而下的俯視他。明明就是穿著可愛動物圖案的睡衣,再平常不過的家裡客廳,頭髮還亂糟糟的滴著水珠,熱鬧吵雜的電視背景音,認真的神情卻讓瀨名泉有那麼一瞬間以為真的是拿著寶劍的國王要冊封他的騎士。

「這可是來自赤裸的王的命令,國王大人的恩惠,我忠誠的騎士可要好好接受啊?」



End.



 
附錄:

「國王大人,你真的應該剪指甲了。」

「為什麼?」

「幫我吹頭髮的時候一直抓到我很痛啊!溫柔一點行嗎?」

「那是因為セナ你自然捲的很嚴重啊!手指會一直卡住好不好!」

「你是想吵架嗎???不吹拉倒走開我自己吹。」



【※註】在觀賞煙火時,可能有人會發出"ta-maya-(玉屋)"、"ka-giya-(鍵屋)"的吆喝聲。 這種吆喝聲中的"玉屋"和"鍵屋"是江戶時代確實存在過的煙火店。當時,以大川(現在的隅田川)橋為界,上游和下游舉行煙火競賽。 當時競賽參觀人的加油聲也一直流傳下來,成為現在一般的吆喝聲。
為了表現出聲音所以我沒有用漢字而是用平假名。
資料來源:https://www.jreast.co.jp/tc/season/summer_hanabi/tanoshimikata.html


*****
第一篇獅心的同人!終於圓夢了我好開心!!!
其實最一開始的一開始,我是想寫レオ幫泉吹頭髮的,結果莫名其妙的在最後營造出一個「啊這邊就應該當最後一句啊不管在怎麼加都會毀了結尾的」的氣氛跟台詞,初衷就這樣被我改掉了(?)想寫泉無意識的蹭雷歐的手,還有雷歐突然哼起歌來叫泉幫他抄譜,然後就,都沒有了(X
本來真的只是小小腦洞,最後最喜歡的片段卻是並沒有在預想之中要寫的Star Mine跟冰棒
字數大概是3k,我本來只想寫1k多的我也是很茫然(。)基本上都是瀨名馬麻養兒實錄,還是低齡幼兒,他們兩個真的有在談戀愛嗎???(喂
很努力的描寫了,不然我比較擅長對話體來著,希望這樣能跟喜歡的太太距離稍微的再拉近一點點,但還是寫的好幼兒園文筆喔要多多磨練TTT
最後對不起主頁君我完全離題了(⋯⋯

友人的生賀畫了英air(內容一點都不生賀#
畫血畫的好開心噢⋯⋯雖然炸了好幾次(。

讀書之餘摸了個奈次年上組的沙雕小短漫(只有1P

人魚設定有 女裝(?)有
設定大概是這樣的:
雷歐:因為某種原因被泉撿上岸的人魚
泉:撿到雷歐的苦逼(劃掉)人類(然而他根本連臉都沒出現#
凜月:大概是像海底魔女一樣的東西(?)雷歐會跑去問他陸地上的事情(然後就被坑了X
(其他兩人的戲份太少了就不打tag啦)

讀書讀到神智不清我怎麼會畫出這種東西(茫然)
有機會想寫獅心人魚paro文
但我沒文筆沒時間沒腦洞嗚嗚

發現N久沒丟圖了來一發美術作業
要畫東西方的性質一樣的神然後設計形象衣服
本來還要把衣服做出來的但是今年老師沒有給我們做
XXX的我期待了整整一年欸TTTTT
因為不用做出來所以我就放飛自我隨便複雜畫惹呵呵(´・ω・`)
嘴唇裡面破了個洞,大到一個爆,已經痛了五天了,痛到連牙齦都在跟我抗議,完全沒有心情讀書(⋯⋯

【突發獅心短打(泉雷歐泉無差)】

——雖然我的語文很差,但你的眼睛裡真的有一片星辰大海!

——說什麼傻話呢,我的眼裡分明只有你。

隨便發一下以前給兩個學姊的生賀圖假裝自己還活著(.......
是獅心跟颯馬x私設轉校生
雖然他們都有在用樂乎但臉書已經在生日當天給過她們我也不隨便@了(((
最近練舞練到虛脫,都讓我懷疑我到底是不是漫研的(......

5/5月永雷歐小天使生日快樂!!!
跟小夥伴玩了交換繪
1P線稿 2P上色 我
1P上色 2P線稿 小夥伴